当前位置
首页 >>  佳县新闻 >>  葭州史上第一城  >>  正文
葭州史上第一城
——回水古城遗址考
来源:转载 作者:安锁堂(葭州印象) 点击数:1917 发表时间:2017-08-31     字号: A|A+  


初步结论:佳县朱官寨镇石家坬回水县遗址,就是汉圜阴县古城遗址。这里才是佳县历史上出现的第一座县城,距今已2100余年矣。圜阴县遗址的发现,为研究两汉北方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和汉代城市发展史提供了实物资料。如能得到保护性开发,将为当地经济及旅游文化发展有大裨益。(作者系陕北地方文化专家)


        佳县山城西北40公里处,掩藏着一座汉代古城池。其规模之大,世所罕见。一条河川硬将古城分隔在南北两座山上,形成“阴阳二城”。城周长约10公里,占地面积1000多万平方米。墙为夯土所筑,经年累月,风侵雨蚀,已成残垣断壁,但轮廓清晰。有四门,有瓮城,有南北二校场。且大城套小城,甚为奇特。周边出土的汉代青铜器、玉器、陶器等成千上万。此究竟是何朝何代城池?古时叫什么城?如此巨大城郭,为何史无所载今无论述?河名五女河,流经此城时被前方称作“狗脊梁”的断崖横阻,折而回流数千米复至古城下,又转而东泄,形成“回水”,故遗址被当地群众称为古“回水县”。




(一)

徒步上阳城,登城墙而环视,古城坐北向南,依山傍水,气势恢宏。阳城内现存城墙7段,最长者约500米。城墙根到处是粗细绳纹陶片,墙壁上布满小洞,时有青铜箭镞露出。从出土文物及陶片等遗存看,此城应为汉代郡县级城池。汉代北有匈奴侵扰,建筑城郭自然要考虑军事防御功能。城外东、西、北临沟壑,南为大河,形成天然护城河。城外四周,土地肥沃,宜植宜耕。眼下古城内,早被千万株大枣树全覆盖,一片翠绿,空气中散发着枣花的芳香。城内村名石家坬。蔚蓝的天空下,全村837口人居住在一阳湾林荫间。临河处,茂密的杨柳掩映着一泓清池,碧绿碧绿,6亩水面,鱼儿在塘中嬉戏。整个村落错落有致,期间亦有旧时大户人家遗留下的骡门院墙镶嵌其中,增添了一些古朴典雅气。今年5月初第一次赴此考察古城遗址时,著名书法家张胜伟先生和我一同去的,那时正值百花争艳季节,光景又是不同。胜伟先生触景生情,诗兴大发,吟成《赋得回水古城》一首:“桃红李白竞争艳,回水古城四月天。塬上农夫吟旧调,川前村妇弄新田。夏临是处蕴和气,午近几家升白烟。柳陌吠犬有过客,野蒲卧鸭无心眠。”诗中有画,田园风光尽入诗境。

7月初再去时,我们特意测量了城墙的长宽高。山梁最高处那段城墙,残高6米余,宽6米多,残长46米。每层夯土厚度2寸左右。这段墙与下一段墙中间相隔约4丈多宽的口子,为东城门遗址;东门之西土墩上有敌楼(哨搂)遗存,紧挨着有一凸出的夯土墩,残边长为25X24平方米,是为马面。马面右城墙沿东南斜下,残长为161米。此时,眼睛向着绿茵覆盖下的古城中扫描,突然发现古城中隐约有个较大的半圆形土梁结构,仿佛城墙然。我们决定绕过去一探究竟。路遇50来岁一农夫荷锄而来,问之,亦不知是不是城墙,只说他见过的死人骨殖小腿有80厘米长,让他给我们引路去那个半圆形土梁处,他说下午锄地是个紧任务,笑着走了。于是,我和西林按方位摸索绕小山寻到那个土圪梁。土梁宽窄不一,最高处有农民挖的一个小窑洞,西林喊我过去,这时看得亲切,果真是夯土城墙。城墙高约5米余,呈大直角略带弓形状,坐北向南,现残留城墙约400余米。绿茵湾里住着几户人家,最上一户一楦8孔石窑,大门院墙。终于明白,原来大城中有座面积约20万平方米的小方城,大城套小城,或曰城中城。为什么有个城中城呢?我揣想不外有二:一是在先秦时期这里就有座小城,可能是战国时期的小城池(出土过刀币裤币等),后来汉代扩而大之,在外围又建筑了大城;二是同时建筑了大城套小城,内城居住的是官僚机构,或为郡县级署衙,外城住得则是兵士与黎民百姓,反映着汉代城市建筑的庄严与重威理念。

城西,不仅保留了约300多米一段城墙,而且透过残墙横截面,明显看到墙体内斜插着碗口粗细的柏木棒,这是当年筑城时插入墙泥里与墙土夯在一块,起固墙作用,相当于现代预制板中的钢筋。西门外,有瓮城在焉,荆棘丛生,凄凄凉凉。天空中忽有一只乌鸦掠过,不仅使人想起“于今腐草无萤火,终古垂杨有暮鸦”的诗句来。

阴城建于河之南被当地群众称为“峁寨疙瘩”的山梁之上。据说原来有小路可上山,现在要上此山,得通过另一个村子绕好远方可至。陪我们同去考察的殷家坬村村民王先生指着南段一处城墙遗址说,他年轻时,那个地方还有座城门,门洞还好好的,应为南大门。阴城也是因山就势,东西南三面临沟壑,北临五女河,其势峻险。城内最长一段城墙遗址约千米长,夯土修筑,墙体上被人挖有两孔土窑洞。城北土湾一坍塌处,裸露出像土窑一样的形状,里边满是粗细绳纹陶片,我与海雄疑为古代烧制陶器之遗址。因为南北二城中间隔着五女河川,30年前水面还有6米多宽,想想2000年前,河流激荡,涛涌波襄,当时建筑时究竟是阴阳合二为一、一座城池,还是当初就隔河分置两城?有待进一步考证。



(二)

最为怪异的是,这里曾生存过一种头上长着双角的人类。村支书张根平告诉我,古城周围出土的古人头骨中,有一种头上长着双角,角有的1寸长,有的2寸长,有的更长一些,都长在额头两侧,很对称;而且,个头特别高大,小腿骨有现在人的大腿长,个子少说都在两米以上。头骨很大,牙齿为36到38颗。我奇之,询问了很多群众,都说亲眼目睹过头上长角的古人头骨。石家洼村就出现过十几具头上长角的古人遗骨。张根平说20多年前他就亲眼目睹过四五具长双角的人头骨。村民石埃成、石步秀都见过,村民石云伟说他最少见过三四个长双角人头骨。这就不是个案。莫非上古时期,这一带生存着一种异族------头长双角的民族或部落,后来灭种了?带着这个问题,我多次走访周边村,在殷家洼村,村长王和平说,他犁地就犁出过两个长角的人头骨,不过角一寸来长,人可高大。冯家圪劳村,也出土过头长双角人头骨。而距此十公里远的王家砭镇雷家坬村也出土过头长双角人头骨。正在我苦于没有实物证据时,7月9日,朱官寨农民王永胜先生打电话给佳县信访局苗发栋,说他最近无意间在石拳峰村发现一个古代巨人的腿骨,量了一下,小腿骨长0.72米,大腿骨长0.84米,整条腿骨长1.56米。这是何等高大的巨人!头上长双角的巨人遗骸,不只是一个村子发现,而在方圆十几公里内皆有之,这就不能看作是一种病变,而是先民中一个种族了。上古之时,榆林地区基本被猃狁等民族占居着,“靡室靡家,猃狁之故”。且民族众多。春秋至汉,榆林地区曾是狄、匈奴、鲜卑、柔然、羌、氐、羯、甚至犬戎、胡人等游牧民族与汉民族杂居地带,这些民族或部落中有没有一种头上长角的人种存在过呢?正史中未有闻也。正是成书于战汉时期被称为古代山水人物志的《山海经》中透露过一点信息。《山海经》第十二章《海内北经》“戎”字条载:“戎,其为人,人首三角。”就是说戎这个民族,其国民头上长着三只角。或以为山海经是一部荒诞不经的書,但在我看来,山海经除过神话传说部分,其记载山川地里历史人文等却有其重要史学价值。物种灭绝,自古有之,于今为甚。起码对于头上长角这种民族《山海经》里有个记载。我是宁信其有,而且就存在于佳县朱官寨一带,只不过后来因种种原因致其灭族罢了。

关于巨人,史籍中倒是看过很多,《汉书。五行志》载:“(始皇)二十六年,有大人长五丈,足履六尺,皆服狄服,凡十二人见於临洮,故销兵器,铸而象之。”此事在《史记。秦始皇本记》中亦有记载。从汉书看,这十二金人是按照狄国这十二人的原形象雕铸的(铸而象之)。因此,也有将十二铜人叫做“金狄人”的。此十二金人的去向《水经注》卷四里有个交代:“按秦始皇二十六年,长狄十二见于临洮,长五丈余,以为善祥,铸金人十二以象之,各重二十四万斤,坐之宫门之前,谓之金狄。”并让李斯在金人胸前书刻上“皇帝二十六年,初兼天下,以为郡县,正法律,同度量,大人来见临洮,身长五丈,足六尺。李斯书也。”铭文。汉初将这十二金人移至未央。“地皇二年,王莽梦铜人泣,恶之,念铜人铭有皇帝初兼天下文,使尚方工镌灭所梦铜人膺文。后董卓毁其九为钱。其在者三,魏明帝欲徙之洛阳,重不可胜,至霸水西停止。《汉晋春秋》曰:或言金狄泣,故留之。石虎取置邺宫,苻坚又徙之长安,毁二为钱,其一未至而苻坚乱,百姓推置陕北河中,于是金狄灭。”北宋曾在延安为官的科学家沈括在其《梦溪笔谈》二十一卷中也有提到一具巨人骨骸“胫骨长二尺余,颅骨大如斗”。我相信,人类历史上应确实生存过一种巨人的。

春秋时期,陕北大地长期属狄国。狄有白狄、赤狄、长狄等部族,长狄应为《汉书》中所说“长五丈,足履六尺,皆服狄服”的“大人”。有的史书谓长狄是春秋时狄族的一支,说其人身材特高,故称“长狄”。当然,眼下发现的腿遗骨长1.56米,推论其身高也近3米,虽没有史籍记载那么高大(古今尺寸不同),也可谓之“巨人”了。总之,倘若几千年前真的在这块神秘的土地上生存过这种头长双角,身高丈二的种族,但也因后来种种原因整族人遭到了灭绝。石家坬周边头长双角巨人遗骨的出现,又给人类学家增添了一个悬念。



(三)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回水古城外围各座山梁上,古墓被盗挖严重,出土的文物成千上万。举例来说,某次警方收缴时在石家坬村摆满一院,然后一层一层摆上大卡车拉走了;又一次,警方将收缴的文物摆在朱官寨镇(其时为乡)政府二层院约一亩地的大院中,满满摆了一整院,后拉回县城。

据了解,此地出土的文物有青铜器,包括青铜鼎、钫、提梁壶、青铜盥手盆、扁壶、八瓣口蒜瓶、九龙灯、鬼灶、鍪、剑、鉴、错金银带钩、大小青铜印章不计其数、刀币裤币、半两和五铢、莽币、酒具等。出土玉器有长6寸的3孔玉铲刀、玉带钩、一尺长12公分宽和8寸长10公分宽大玉刀2件、还出土过一把长约1尺5寸带柄的大型玉刀、玉桌等。出土过汉画像。出土的各种陶瓷器更多,现可见者亦有数百件。这些出土文物大部分被公安收没走了,也有被外面来人买走的。有人因盗古墓被刑拘甚至判刑。有一年,出土过汉竹简书一卷,可惜未能保存好,风化后被拥有者倒掉了。

盗掘古墓是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的。村里有座山叫“葬峁”,那一年修梯田,村里给每户人家都在葬峁山上划出一段地,包修包成。顾名思义,“葬峁”即古人埋葬人的地方。几乎每个参与修梯田的,都曾在承包地段挖出过古墓葬,而且有陪葬文物。村民拿回家,后来就有人来收买文物,一件能卖一二百元,能买几袋面粉,诱惑大。从这一年开始,人们就到处盗古墓。

两汉时期,物质丰厚,务崇华侈,厚葬成风。遂形成以厚葬为德,薄葬卑鄙的世风。古城外几公里内的周围山梁上,遍地是汉墓。桃树梁、三官墓坬、坪墕、土圪洞、窨子洼、庙梁都是汉墓群,皆发现有被盗的洞坑。

从出土文物看,有战国时期的、秦代的,但以两汉为最。一是文物多,文化层穿越时间长达500多年。二是这里明显进行过残酷的战争。过去人们绕城墙转一圈,就能捡到青铜箭镞。 墕口上有座万人坑:在一座大坑里,掩埋着上千尸骨,有的死人头骨上插有青铜箭头,足见其时战争之惨烈。还有一王姓村民说,一次在自己承包地犁地时,犁出一个青铜梅花工马镫,别人说,马镫是一对,再刨,再没寻着马镫,却挖出一具马头骨,马头骨上也插着个青铜箭头,判断是被射杀的战马。此地还流传着“五女孝母”的故事:汉代一家有女五,其父从军死于激战,五女誓不嫁,孝养其母以終。五女孝母故事流传开后,当地在临河的石崖上凿石刻窟,建“五女清风祠”以祀,并凿刻五女石像,以昭后人,现此祠尚在;在落姑峁山上修建了窑一样高大的四座“五女墓”以祭之;将河改为“五女河”,川称作“五女川”。汉在此置回水县后,历两汉,至三国,旋被匈奴所占。晋时,又为东晋符秦、赫连氏所占领。五胡乱华时,一度为羌族首领姚苌占据。数百年间,在这座古城里,不知演绎了多少生离死别的故事。



(四)

回水古城如此宏伟,出土文物如此丰富,然史籍中未缀一笔。那么此遗址究竟为何时何代城池呢?笔者遍查古籍,历史上概没有过“回水”这个县置。《汉书》上记载有个“圜水”:“白土。圜水西出,东入河。”心想是否把“回水”二字转音误读了呢。方言中,有的地方的确“回”“圜”不分。如是,则解决了目前史学界众说纷纭未有一定的汉代西河郡之“圜阴县”遗址问题。

史载,西汉惠帝五年(公元前190年),在圜水之阴设圜阴县,“圜阴,惠帝五年置,莽曰方阴。”被王莽改为“方阴县”。但《汉书》对“圜水”“圜阴县”的记载就几个字,甚为简约。于是,这条“圜水”究竟系指那条河流?目前史学界众说纷纭,主要有无定河说,窟野河说,秃尾河说,等等。而有的史学家先说是此河,后又说应为彼河。例如已故著名的历史地理学家史念海先生,其于1979年发表的《以陕西为例探索古今县的命名的某些规律》一文中,认为秃尾河就是汉“圜水”,但在1980年又否定了自己的看法,认为“今窟野河才应是汉圜水”。陕西省考古研究所有同志先认为秃尾河为圜水,后认为“古圜水应该就是今之无定河,圜阴、阳二县应在无定河流域。”等等。而且学者们对古“圜阴县”究竟在哪里?大都只给出个方位、流域。即使给出具体地址的,也大有可疑。例如有认为故治在今榆阳区安崖芦家铺村的,神木某村的等。佳县乾隆版《葭州志》载:“汉惠帝五年,置圁阴县,隶西河郡,东汉因之。”2008年版《佳县志》载:“西汉惠帝五年(前190),境内设圁阴县,属西河郡。后圁阴改为圜阴。”“西汉末年,王莽篡权,改圜阴县为方阴县。”“东汉时期,复称圜阴县,地域增加了今榆阳区东部一隅。仍属西河郡。 ”新县志基本承袭了乾隆版说。但有两点:一是“后圁阴改为圜阴”一句表述不准确;二是“圜阴县治所在今王家砭镇柳树会”之判断值得商榷。

据笔者考证,圜水应为秃尾河。秃尾河是神木佳县之间的界河。圜阴县置秃尾河之南佳县境内,但遗址不在王家砭的柳树会,而正是朱官寨的石家坬之“回水县”古城。根据是:其一,古代称河之南为阴,故圜阴县应地处秃尾河之南,而柳树会则处秃尾河之西,回水古城正处秃尾河之南。回水古城符合“水之南为阴”之定意。其二,柳树会遗址规模很小,没有回水古城六分之一大。这是我亲自考察测量的。刘邦统一中国建立汉王朝后,采取减轻百姓赋税,推行休养生息政策,重农抑商,恢复经济生产,和亲匈奴,稳定社会秩序,揭开了强大的汉朝序幕,至汉惠帝五年,已进行了13年的治理,大汉军事强大,财力充足,国力空前。汉初新建城邑之要求是“相其阴阳之和,尝其水泉之味,审其土地之宜,理其草木之饶,然后营邑立城。”要求其城“庄严肃穆,气势恢宏。”(见《汉书晃错传》),回水古城气势恢宏,周边土肥水盈,物产丰富,更符合大汉建城置邑要求。其三,柳树会古城周围出土汉代文物除少量钱币外其他文物很少有闻,地表少量陶瓦片也是宋元明时期的,没有汉代以前的陶瓷片,而回水县遗址不仅到处是汉墓群,出土文物丰厚,汉代陶器和陶片遍地可见,说明回水古城才是汉代郡县级治所,且时间跨度相当长。特别有个山头地名就叫“三官坟”,为当时三位品级官员的陵园。这些还印证着汉代厚葬风俗。其四,汉初要随时防备北方匈奴铁蹄的侵扰,城邑需建筑在铁蹄难至之境域。柳树会遗址建筑在一马平川(毛谷川)边沿,城邑裸露;回水遗址建在大山深处,比较隐蔽,四周又有天堑,易于防守,更符合防务原则。其五,当地居民大多是明代从山西大槐树下移民而来,初来时,城门尚在,应有县标文字,由于各地发音不同,“圜”“回”不分,圜字读为“回”,把圜阴县直接读为“回阴县”甚至“回县”,又因城下有回水曲绕,逐步将“圜阴县”误呼为“回水县”至今。

然而如此巨大一处古城遗址,为什么史无记载,今无提及?我分析原因主要有:一是,古人惜墨如金,就那么几个字。又有唐人颜师古註汉书时曰“圜音银。字本作圁。”以致后来有学者直接作“银”字看,于是说“圜”就是“圁”,“圁”就是“银”,与“银州”、“银水”之银同,“米脂,故银州地”“米脂,古称银州”,于是推断出圁阴县就在米脂、鱼河一带的结论。这个问题上,我宁信王莽。王莽篡汉后,心理逆反,将原有各种称谓改个反意词,如把“无锡”改为“有锡”,把“曲梁”改为“直梁”,把“谷远”改为“谷近”,你本是圆,他就改为“方”。因此他把“圜阴县”改为“方阴县”。因王莽是从西汉过来的,对西汉城邑名称是熟悉的,因而我以为此“圜”不应是“圁”,意思应是当圆讲的“圜”。二是,近代史学家由于交通非常不便,20年前通往朱官寨80里还仅为便道黄土路,汽车尚不可行,因此几乎没有学者亲临回水古城实地考察过,压根就不知道在距离县城远而车马不至的偏僻的地方有如此巨大一座汉代古城遗址。这是此前谁也没有找到“圜阴县”遗址的真正原因所在。



初步结论:佳县朱官寨镇石家坬回水县遗址,就是汉圜阴县古城遗址。这里才是佳县历史上出现的第一座县城,距今已2100余年矣。圜阴县遗址的发现,为研究两汉北方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和汉代城市发展史提供了实物资料。如能得到保护性开发,将为当地经济及旅游文化发展有大裨益。(作者系陕北地方文化专家)